改变世界的TikTok

TikTok已经成为一股改变世界的力量

作者:地宝

*本文为白鲸跨境原创,欢迎转发点赞收藏

 

谢尔比·雷内 ( Shelby Renae ) 在 TikTok 上首次走红的那天晚上,她感到头晕目眩,几乎无法入睡。她整个晚上都在涂指甲,不断刷手机,她的视频播放量很快达到两万;然后增长到四万次播放。到第二天早上,在她的视频播放量超过 300 万之后,她发现她的生活轨迹被完全改变了。

 

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视频会如此火爆。她玩游戏“堡垒之夜”的 16 秒视频片段很有趣,但是还不至于有趣到能吸引百万次观看。她不是名人:她在爱达荷州长大;她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披萨店。但这正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应用 TikTok 的运行规则,TikTok 的算法让她成为了明星。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1张

 

现年 25 岁的她每天都在洛杉矶的公寓里制作 TikTok 视频,谈判广告合作,并一直致力于创造下一个爆款视频。很多天,她都感到筋疲力尽,因为无休止地创作新内容;还要应对神秘莫测的 TikTok 算法;甚至面对出名以后各种怪人的骚扰。然而,在下班时间,她仍然会做她所有朋友都会做的事情:看 TikTok。

 

“它会吸引你几个小时,”她说。

 

如果在海外还有人还没使用过 TikTok,那么这个人绝对是个另类。五年来,TikTok 曾被认为是仅仅充斥了傻乎乎的舞蹈视频的 APP,现已成为互联网上最著名、讨论最多、最不受信任、技术最先进和涉及复杂地缘政治的主导平台之一。

 

正如互联网公司 Cloudflare、Data.ai 和 Sensor Tower 估计的那样,它的主导地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去年,TikTok 网站的访问量超过了谷歌。没有一款超过 10 亿应用的用户增长如此迅猛,其中超过 1 亿用户在美国,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美国观众平均每天观看 TikTok 已经超过 80 分钟,比花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的时间总和还多。

 

皮尤研究中心 8 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美国青少年使用该应用程序,六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几乎一直在看” ;自 2015 年以来,同一群体中 Facebook 的使用量减少了一半。家长控制工具 Qustodio 今年夏天的一份报告发现,TikTok 是儿童最常用的社交媒体应用,也是父母最有可能屏蔽的应用。虽然 TikTok 一半的美国用户年龄在 25 岁以下,但这款应用也赢得了成年人的关注;行业分析师 eMarketer 预计其 65 岁以上的观众今年将增加近 15%。(AARP 去年甚至公布了操作指南。)

 

TikTok 不仅仅是一炮而红,它还颠覆了社交平台的生态模式。其他社交平台的内容和人群匹配是建立在兴趣和关系亲密程度之上。TikTok 不关心这些,相反,它会为观众展示无穷无尽的视频信息流是基于其算法选择的,在观众观看、暂停或滚动的每一秒中了解他们的喜好。你不会告诉 TikTok 你想看什么。它告诉你,你应该看什么。 

 

“我们不是在谈论舞蹈应用,”研究 TikTok 虚假信息的研究员艾比·理查兹 ( Abbie Richards ) 说,她在 TikTok 拥有 50 万粉丝。“我们谈论的是一个平台,它正在塑造整整一代人学习如何感知世界的方式。”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2张

 

TikTok 对新一代媒体的文化影响产生了一些惊人的连锁反应。人们分享自己喜欢的书的视频广为流传,其中许多视频带有 #BookTok 标签,该标签拥有 780 亿次浏览量,这使 2021 年成为出版业有史以来销量最好的年份之一。根据跟踪全国 16000 家商店销售情况的 NPD BookScan 的数据,BookTok 最大的明星作者科琳·胡佛(Colleen Hoover) 的书籍今年的销量超过了《圣经》 。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3张

 

圣路易斯的高中文学老师德鲁·马克西 (Drew Maxey) 说,他已经习惯了在课堂上瞥见 TikTok,并在学校走廊里听到它的声音。它已成为大多数学生社交和打发时间的主要方式;他甚至成为了 TikTok 内容创作者,通过制作使用漫画书做文学教学的视频获得了超过 50000 名粉丝。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4张

 

TikTok 从用户第一次打开应用程序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研究它的用户。它向他们展示一个单一的、全屏的、无限循环的视频,然后衡量他们的反应来推送内容。

 

正如 TikTok 所称,“为你”算法逐渐建立用户喜好的档案,不是根据他们自己选择的喜好,而是根据他们的行为来判定。Facebook 和其他社交网络依赖于用户通过输入兴趣或关注名人来定义自己,而 TikTok 则通过观察和学习,挖掘用户可能无法识别的内在需求和愿望。

 

TikTok 的粉丝说,他们对一种算法感到既惊讶又不安,这种算法可以非常好地读懂他们,向他们展示他们从未搜索过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喜好的视频。网络上很少有地方能比得上 TikTok 给受众带来令其惊喜的快乐:如果观众不喜欢正在播放的内容,总会有另一个视频,只需轻扫一下即可。

 

从表面上看,使用 TikTok 大多像是开盲盒。但这种偶然奖励系统是应用程序的核心,它将娱乐变成了无尽的游戏。每一次滑动都可以带来更好的东西,但观众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得到它,所以他们不断滑动以期待发现他们可能不知道的好东西。它足以让人们保持兴趣并且不想停下来。这些“持续的参与循环”让它比电视更令人难忘、更感人、更身临其境。

 

Bernstein Research 的投资分析师在 8 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从 2018 年到 2021 年,每位美国用户每天花在 TikTok 上的平均小时数激增了 67%,而 Facebook 和 YouTube 的增长不到 10%。

 

TikTok 令人着迷的吸引力实际上使说唱歌手 Bad Bunny 等大明星开始拥抱 TikTok,他在 1 月份的第一个视频中获得了超过 9000 万的观看次数,他在视频中面无表情地吃着家乐氏谷物圈。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5张

 

但在 TikTok 上许多红人已经成为纯粹基于 TikTok 本身的名人。来自意大利的 22 岁前工厂工人卡比·拉梅 ( Khaby Lame ) 拥有 1.5 亿粉丝,比特朗普巅峰时期的推特粉丝多 6000 万。来自康涅狄格州的 18 岁舞者 Charli D’Amelio 的视频获得了 110 亿次点赞。

 

对于将社交媒体红人视为热门职业道路的年轻观众来说,这种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老师们谈论学生逃课去洗手间录制舞蹈;尼泊尔的佛教圣地都有“ No TikTok ”的标志。康奈尔大学学生约翰·克里斯托弗·东布罗夫斯基 ( John Christopher Dombrowski ) 在 TikTok 上创造科学类内容, 为他赢得了 280 万粉丝,他用阿迪达斯和兰蔻的赞助支付了大学学费。“社交媒体是新的美国梦,”他说。

 

TikTok 用户越来越多地使用该应用作为视觉搜索工具;今年谷歌调查的 Z 世代受访者中有 40% 表示,他们在搜索附近的午餐地点时打开了 TikTok 或 Instagram,而不是谷歌。(6 月份的一条推文“我不再使用 Google,我使用 TikTok,”已被“点赞”120000 次。)

 

随着美国人对新闻机构的信任度下降,TikTok 作为新闻来源的作用却在上升。皮尤研究中心上个月表示,美国三分之一的 TikTok 观众表示他们经常使用它来了解时事。在英国,它是成人增长最快的新闻来源。(华盛顿邮报的 TikTok 账户拥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

 

由于对创作者和观众的吸引力,该应用程序的视频现在几乎涵盖了地球上的所有主题。有钓鱼(#fishtok,140 亿次观看)、农业(#farmtok,70 亿次)和角色扮演(#medievaltiktok,40 亿次)。有 TikTok警察、伐木工人、护士和修女。有开心#happiness(160 亿次观看)和痛苦#pain(760 亿次)。

 

而且,TikTok 上还有各种动物的主题。一个名为“Fill the cheeks Squishy”的视频已被观看超过 2.8 亿次。圣路易斯 53 岁的空手道教练布拉德·齐默尔曼 (Brad Zimerman) 说,他在大流行期间失业时开设了这个花栗鼠账户,现在通过 TikTok 和 YouTube 的创作者基金赚钱。

 

改变世界的TikTok 韩国电商头条 第6张

 

“TikTok 的花栗鼠”账户拥有 1500 万粉丝,我收到了数以千计想赞助我的花栗鼠广告的私信。” 齐默尔曼说。“甚至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齐默尔曼说他不做品牌赞助,也拒绝透露他赚了多少钱,只说他从花栗鼠视频中赚的钱比他实际工作赚的多。一个知名的营销机构估计,以他的帐户的热度,他可以为每个帖子收取高达 14000 美元的费用。

 

在硅谷股价暴跌之际, TikTok 的成功引发了竞争对手深深的嫉妒——尤其是 Facebook,该公司在 2 月份报告称其用户在其 18 年历史上出现首次流失。

 

Meta 试图通过聘请共和党游说公司开展游说活动来击败 TikTok。但到了夏天,Meta 最终只是复制了 TikTok 的模式,放弃了基于关系亲密程度的内容推荐,转而使用系统算法推荐信息流。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感到高兴。在内部留言板上,员工抱怨 Facebook 正在放弃其原有算法的优势。名人社交名媛凯莉詹纳告诉她的 3.6 亿 Instagram 粉丝,Meta应该“停止试图成为”TikTok。但有一些早期迹象表明,这些模仿者正在取得一定的成绩。YouTube 在 6 月份表示,其 Shorts 服务每月有 15 亿用户观看——超过了 TikTok 去年秋天报告的 10 亿用户数量。

 

不可否认的是,TikTok 本身已经成为一股改变世界的力量——如此丰富多彩、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小鹅日韩跨境电商

小鹅跨境电商coupang

小鹅君
韩国跨境电商小编
奶茶重度患者

无忧速建客服插件仍未激活,请进入后台“在线客服-激活插件”中进行激活,激活后彻底移除该弹窗;
如您没有密钥可移步至无忧速建官网无忧速建淘宝店铺联系客服索取密钥.

如用于测试用途,可先暂时隐藏本消息,感谢您的支持!

暂时隐藏弹窗

卖家交流群
  • 扫码拉你进群
防止迷路
回到顶部